首頁

2009年2月27日 星期五

新居

很多朋友見我之前幾篇日誌,都專程來關心我現況;他們在文章背後感應到我這段日子的起落煩憂。

對這些朋友,實在不知如何去表達我的感激。

在之前一個office工作了五年,竟然都無正式地為我工作的地方拍一輯照,就只有偶然有同事離職前來跟我拍張照,又要記得送回我一張留念。

過年前,搬到新辦公室;迄今其實都已經一段日子,可是,一直都忙個沒停;剛收拾好這一疊高山,又到另一處倒翻籮蟹。

看我工作檯曾出現過短暫整潔,但週二夜,後面的鐵櫃因為暫時存放的檔案過多,再等不下去我的重整收拾,就這樣整個倒下來。

夜裡無人,幸好上司還沒走,趕了過來上演一幕英雄救美。 但抽屜還是撞在膝上,為我帶來兩隻開半皮蛋攤開大小的黑塊在腳上頂著;好了,今日已經是第三日,但仍然腫痛,強力喜療妥不敢間斷招呼。

不過,這個「家」還是挺舒適的,看官有沒留意到櫃上有大塊送我的愛心 Hi-Fi?還有,感謝上司讓我選來那盞地燈,令每個夜幕下,這房間會搖身一變成為 Home Feel Sweet Corner。(雖然很多雜物還是沒收拾好!!唉! )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09年2月20日 星期五

掛念

今早特別想念我的小天使。

也許因為今日是週五,週末候群症。

也許因為腰痛得令我想起十二年前懷著這個巨嬰。

也許因為昨夜見了 William 的兩個孩兒,與牆上一幅貼得滿滿的孩子成長照。

也許,也許……

統統也只不過是自己給自己的藉口罷了!

想念孩子,根本就是媽媽的本能。

也只有他們才能解下媽媽的疲累與哀愁。

孩子,您可知道媽媽對妳轉眼長成;

忽爾的無奈與慨嘆。

我的孩子,我的心愛;

但願時光停留,但願妳仍然愛賴在我懷抱;

喚聲:「媽媽,我愛妳,我想抱抱!」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09年2月14日 星期六

C&F卡拉OK大賽

週六, Carson & Friends 在紅磡 Yo Park 辦了個 2009 C&F卡拉OK大賽。

我報了名參賽,志在參與。 喜歡唱歌,時常唱歌,但作為參賽,上一次的經驗已經是21年前,工作的酒店裡,員工晚宴上。

素來都不太著重「飲歌」,有時不懂的新歌,也跟著朋友唱;志在玩樂嘛。

比賽選歌,嗯……有點猶疑。

最後還是因為藍藍說最愛聽我唱「聽海」,就選這首吧,管它是不是我的「飲歌」呢。反正應該還算不差吧!

到會場前,因為一連整個星期工作太晚,睡眠不足,又農曆年吃不少煎糕、油炸;聲音一直沒全開,如好友說聲音是有點「爛」。

跟 Carson & Friends 一班年青朋友玩樂,也沒什麼爭勝心,只要不是一開聲走音嚇壞人,也就算了。

承讓,結果僥倖險勝;評判之一金婆婆先評為:「比平常的差!」被一語道破,我未盡全力,以最好的迎戰。


(注:獲得亞軍的是貓糊,季軍是Oku;mysinablog 中能唱的這麼多呢!)

不過,這個晚上,大家都玩得很盡興。

我跟好友跑到外邊 Yo Park 表演台那裡試唱,有路過的跟我揮手支持;有幾個十來歲小伙子上台來跟我們合唱,還站在後頭裝「夾 Band」打鼓的、鍵琴的;一行五六個人,似模似樣地。 這個偶遇,令我忽爾年輕廿年,感覺大好!

一直唱著唱著,十二時過後,真正的聲線終於回來了,我才進入了原來狀態;遇上 Carson & Friends 一位會員同來的 Uncle Danny,正值大夥都徹退了,好練習練習他最愛的60s 懷舊金曲和粵曲。 我陪他唱了幾支懷舊金曲,謝謝得他在旁提點;卻原來聲音拍子裝得跟懷舊版再似,對那些曲子的認識還真不夠;畢竟,我只能抓著老遠兒時的記憶憑藉。早前還笑說有機會在老爸老媽面前賣弄表演一下這些曲子,當作生日賀禮;看來要成真,都得認認真真找個老師學學好了。

這陣子,學習心大盛;可是,時間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老師安慰同感

參選了母校的「校友校董」選舉。

主要也因為女兒,她是首批進入「三三四新學制」的學生;作為媽媽,就算是再忙,也應該多關心這個新教改對學生的影響。

既然一直為校友會辦事,這個校友校董的身份,就應該更加適合,去了解更多教改在母校裡推行的狀況。

感謝教友會各位弟妹,連日為我忙碌;或許因為我是其中一個參選人,令他們工作量更增多。 感謝他們對我的包容,這個參選期正正就是我最忙於搬新辦公室時期,能得到前主席 William 和應屆主席 Ginne 不計較,替我打點,我覺得我真的是幸福的。

當我完成了的參選表格擱在 Ginnie 辦公室桌上,她公司裡的 IT 人員剛巧過來替她搞定一些電腦問題,赫然:「咿!這個不是我舊同事 Bee 嗎?」

世界也真細小了吧!

這 位 IT 男生,不是別人,正是幾年前,由我面試,好接替平常由澳門分公司給我一星期派來幫手幾天的 IT 男生的工作。 當時聘下的小男生阿Man;由於一開始,他的位置被編為一半時間跟總公司行政部下,一半時間撥歸到公司屬下IT 公司部隊去;他在我影響下成長還真是不少的。

這個胖胖小男生,最初來面試時,只不過新從學院畢業,在讀時半工為兩家小公司當電腦技術員, 維持的只不過是幾台低用量辦公室電腦。 起用他,的確也算得上是一個小冒險;猶記得總經理一再問過我是否肯定他做得來。  我和當時澳門而來的阿史不約而同都答:「不可能有一個一上來,就把這裡一切做得來的人,畢竟我們這裡的機件也真太過份多元化了呀。 反正阿史會一直貼身教導他,而我則需要一個聽話、負責、肯幹、願學、務實的男生罷了,難道我還要聘個大學生專材,整天來跟我辯論的不成?!」不是我對大學 生有偏見,而是當時預算有限,而事實上當時也真正受了不少新晉大學生的閒氣;加上挑人先選品性,向來也是我的一項在專業上附帶的執著。

面試的男生著實在不少,只是這個男生,品性溫順,話不多,不充表現,說話間卻還夾雜著在實戰中賺得的經驗而充滿信心,最令我滿意的是他對自己路向很清析,有期望但也踏實。 這個年頭,這種從校園出來的小男生有此表現,已份屬難得;我見的太多,很清楚。

「公 司對他相當器重,去年派他去日本幾天,整個公司同事都羨慕得很!」Ginnie 跟我說:「早前他要聘一個初級技術員跟他一起工作,他也很堅持挑一個務實的但學歷不算高的,他很努力地教導,相反他上司挑的向來都是些學歷高但不知所云 的,他敢於對上司堅持,很難得呢。」這話挑起當日我在總經理室的一番對話,不禁由心微笑出來。

猶記得阿Man 在跟我一同去選購那台具印刷水平威力的大印機時,一番市場資料比對、技術檢定比對……等工作過後,某日他忽然跟我說:「外邊都傳說你跟阿史購置儀器時不懂 看合不合用家,就只會在價錢上定奪;我不認同,今日我好肯定他們從來沒有跟妳一起正式工作過。我現在明白為何阿史那麼推崇妳,總說很喜歡跟妳學習。」

這句話,比任何恭維說話,更叫我感激和高興;因為我知道他在說這話之前,一直都在默默觀察我工作中一舉一動,他是要用事實去為我平反。 這也証明我當日看他的眼光,並沒有失準。

聽 Ginnie 說來阿Man現在工作的狀況,我忽有「老懷安慰」的感覺。 阿Man,衷心地祝福您在工作上穩步邁前!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09年2月10日 星期二

適應

搬了新辦公室,雖然很多事情還不很習慣。

我重又被困在無數瑣碎的事情上頭,很多個晚上,我都要在整個辦公室的人下班了,才可以專心清算舊帳,孤軍作戰到凌晨;可是,整體心情還是比從前愉快很多。

謝謝老公,為了我的辦公室,專程把他其中一台已幾乎丟入冷宮的「小妾」——五聲道音響,親自送來為我接駁好,予我打氣。 雖然這小妾跟他的其他愛妾一樣,永遠不乖乖受我控制,還對我選的音樂碟挑惕拒唱,遙控上一大堆按鈕我都依然搞不懂。 可是,每日還總是給我有美妙聲音。 十年沒敢聽著音樂工作,我以為我這生都不再可能告訴人家,我是那種藝術家脾性,需要有不同的音樂聲令我精神振奮。 天哪,坐在我對面的好同事,可比我還要瘋,卻整天嫌我播的太溫柔沒勁度。

老公又買了我一隻新的大杯子,除了容量夠大,還有罩上那個 Silicon 料的,活像啤酒泡一樣的蓋子,整個外形一看,就像我人在 Happy Hours 中;偶爾看上一眼都會心微笑起來。

新辦公室大廈的確有點落後 (不是吧,人家外形還算頂級很不賴的呀,讓你這樣一說,倒像是淪落到什麼老廈似的),起碼是我工作歷程中要回歸到十五年前的境況;既沒有升起的地台,就連電梯大堂走廊上的地板,也有點凹凸不平。水喉傳來的水,就是在沸了後,還是有點怪怪的味道,各戶垃圾會在工程電梯外小空間處堆起,也從來遇不上清潔女工在清潔公眾地方……

這大廈工作人員的態度,甚至一切配套,都不能跟之前那些相比:為此起初相當生氣。 就像前幾天,網絡商提供的網線服務竟然忽然故障,這才沒幾天新搭成耶!結果搞了幾個小時,說是大廈機樓接上點機件老化。  各式人員往來電話、出入、研究討論……一件事情就可以把我搞得團團轉半天。

算了吧,別緻,什麼時候,妳變得這樣重視這些東西呢?別忘了現下最重要的事情,其他的,處之泰然好了。

「這只是工作!記住!」有一位好同事一直在提點我,謝謝他。

一定要適應下來的;先順勢把一列四吋跟的高跟鞋,放到桌下去,平常換回雙絲絹平底布鞋在辦公室裡游走;或許,這也是時候讓我慢慢地把這雙多年來站在高跟上的腳放了吧。

 環境燈光轉變,令我一直眼痛導至每日頭痛,我停止了化妝,換上眼鏡;上司問:「從來不知妳戴隱形眼鏡。」我向來只有散光,一直習慣感覺行事,些少矇矓,世界事物比較可人。反而老公看了驚奇:「妳這個樣子上班,真新奇!」他是知道我向來連打球時都不掛眼鏡。

自從辦公室裝修時發現鄰家現正在使用的闊頻固網線,都竟然是92年所設置下的未換,我跟這大廈設備的爭拗,都化作一笑好了。 Outlook 裡傳來接駁郵箱失誤,整個辦公室同事傳來大呼小叫;最終還是發現寬頻不夠寬,大家耐心點就好了,Relax!(是不是時候學習一下先檢查自己的郵件是不是過大呢,各位?)

新上司反比我沉得住氣,時常在我報告問題一浪接一浪時,他都反而不多問,也不催促;有時表情都叫我別為這些大動肝火。 從前我偶爾也會笑說這位高層打慢拍子,這時卻也不禁有新體會;我這號急性子,對上他的,也無疑是件好事。

跟新上司彼此也在費很大的耐心在適應磨合中,雖然都一起共事許多年,可真正一起面對共同難題的機會也不算多;這段日子,還感激他的量度,我知道他刻意讓我做回我自己,不需要我花太多精神去解釋這個,說明那個,為什麼我要這樣做,又為什麼有這樣決定,為什麼我會說不,為什麼我認為這個好;所有他都盡量任由我發揮,也不在意我說話直率,甚至我沒有把他奉在掌心裡膜拜的上司模那樣。 不過,也因為他不太吃這套,大家說話就言簡意閡;單就為這些,已夠值得我發掘他更多優點,去欣賞他。

大塊在投訴我工作太晚:「妳看來又回復要跟工作談戀愛,我後悔太過落力幫你適應妳新辦公室,現在令妳這麼享受,連家也不願回來。」說時一臉揶揄,卻令我更加受寵開懷。

 體力無疑是疲,可卻心境愉悅。

10/2/2009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09年2月8日 星期日

喜歡唱歌,由很小很小的時候已經開始。

小到什麼年紀?是上幼稚園前,媽媽每日把我帶去市場買菜,常有陌生人走過,在我臉上大力捏一把叫:「好肥好可愛啊!」我吃痛時時哭起來,媽媽沒辦法,只好將我輪流寄放於兩家店子——南貨店和米舖。

小時候覺得南貨店的伯伯比較疼我,總會在店裡找一塊冰糖洗一下給我當糖吃。我會在等媽媽時,站在一格一格存放各式小豆的賣架子裡玩紅豆、綠豆、白豆……

在米舖中,遇有老闆娘在,我被各位叔叔戲弄的時候會比較少,否則,我得要像一隻小鸚鵡小畫眉一樣,整天被各位扛米的叔叔吩咐我唱歌娛賓。 我總被推廣成:「這娃娃不害羞的,叫她唱歌呀,她挺會唱的。」沒錯,我是在爸媽睡房的音響櫃前培育長大的,由捧著奶瓶有意識開始,每日聽著爸爸的唱盤上播著的國粵語金曲。三四歲小人兒,隨口會唱「路邊野花不要採」「天黑黑」「荷花香」小調黃梅不會分辨,就只會唱。

媽媽說記不得自己小時候什麼聲音,但婚後喉部手術前,聲音還沒有變沙啞的。她也喜歡聽我唱歌,每次她閒下來時,都會叫我唱支歌;印象中媽媽是什麼時候閒呢——乘車去探望親朋時?還是,背著我去上課途上?

小學二年級被選入合唱團,中學一年級,更被選為獨唱;就連當時一位很會唱的學姐 (這位姐姐後來在樂壇公開賽中拿了個冠軍,我好想念她唷!),當時也讚說我的聲線柔美清麗。

可惜中學二年級;忽然患上一個恐懼症,只要人站在鋼琴前,我啞了聲唱不出來。本來疼我的老師正是合唱團的老師,可能見我多年來已在合唱團一再給我機會,可是,問題沒有解決;我結果被老師提議編入聲樂組,我頓時覺得委屈,拒絕了。今日看來,這是一個心理症狀;可是,當年有誰會留意一個孩子忽然不能唱歌的問題?

看著兩位好同學一同進入了合唱團,我被屏於門外,有過好長一段時間心理障礙,以為自己從此不能再唱。她倆也都似乎對在我跟前提起合唱團裡的事情有點忌諱,我卻總是很好奇,磨著她們把合唱團裡練的曲子私下教我。

中學裡,女生社交中,總是有一個不明文定律,就是能夠成為合唱團高音部的,都似乎是有著高人一等的姿色;起碼我那時的中學中流傳著這樣一件謬傳。 在一次班際聖誕樂韻比賽中,我在班中提出將聖誕歌串連成為 REMIX 被大家接納了,我還主動擔演了主唱和朗讀部份,這個令當時一眾評分老師耳目一新的表演,得了高分勝出;也是我正式讓我的音樂老師發現,為什麼我當年沒有考進合唱團?

那幾年中學生活,我的唱歌技巧一直停頓,我只偶然會像小時候合唱團所教的做做吐納長呼的練習,只憑記憶中的 do me so me do 每個階唱著練練,既無師也無檢,隨便得很鬧玩得很。 辦了幾年的啦啦隊,簡直就把原先甜美動人的聲線都給差點毀掉。

直至1988年,卡拉ok 在我生命中誕生;第一次在姐妹公司老闆家裡,試他從日本帶回來的一台座地卡拉ok 機。 那時一開腔,自己都想去挖個洞算了,怎麼來了隻小鶵鳥吱吱地叫。 這家人爸爸已經因日本商務,早己是大玩家,太太更加是國語流行曲的會家子,女兒小小年紀已經在公開賽取得成績。幸得這位太太點撥,我才修正了唱流行曲的竅門。

大塊當年為了得到我芳心,早早斥資購置卡拉OK音響,陪著我數拍子,逼令我戴著耳筒機唱,把我的歌聲跟音樂混音,在家裡設做錄音室效果。但每每他坐下來細聽我練習,就會睡著,總托詞說太陶醉。 不過要數我的忠實粉絲,先要數我的小狗大B,我唱歌牠就會一臉陶醉地伏在牠小床上把眼瞇成一線,歌聲一停,牠就會抬起頭用眼光問:「沒有了?」

喜歡唱歌,喜歡那些喜歡我的人為我唱,喜歡為我喜歡的人們唱。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09年2月7日 星期六

我的近日

在過年前整整兩個星期夜戰新辦公室後,以為過年後日子會易過一點點。

結果某先生又不斷給我寄上遠程鄙夷道彈;加上新辦公室中但凡電子物事,都無人願意學習,既無專人協助,令一堆設定工作一延再延;害我日裡忙高科技,夜闌人靜下才可以安坐案前,轉職愚公,把案前四座峗峨高山慢慢逐少移平。

一連幾天都蠻幹到子時前,像灰姑娘一樣,一看鐘在椅上彈跳而起,匆忙抓下外衣跑回家去。

用蠻戰這個字,是因為我在新辦公室一直受頭痛所擾;原因也不甚明白,有可能是太累,有可能新的螢光屏高度光度還沒習慣,也有可能新環境的天花燈變了白光配了白牆紙樓底也矮了很多的原故;總之每天我幹活沒到午後,就要受頭痛眼痛所困擾。 地方小了人少了,於是自己為一張文件一張影印一杯水一個文件夾……等等事情,跑來跑去的精力忽然要大幅度增加,整個人累得快垮下來。 但偏有大量工作在十二月底於助手離去時遺下,而一直被我冰封,現要趕著解凍;我得用蠻力才能逼使自己在吐血邊緣上勉力繼續支撐著。
現席上司倒沒有催逼我,只不過是有些整天交疊手沒事做的閒人日夜無理地追趕著我,還一再把我解釋歪曲,這又跟收爛數的手段有何異,大有聲言再不交出就要淋我紅油那般。 我沒辦法,為能將多年來都令我疲乏不堪的關係完完整整甩掉,我只好逼令自己一力蠻勁,就算做得眼角膜快要脫下,我都會把那些爛尾數全數送回去,免得又害人家在甕缸底翻出千年不用的腦袋,去為我思索下一次追數該出什麼更邋遢的冷箭——說我不回電不回應,盡是拖延,把東西獨攬著不放。

先生閣下可要知道,我手機因為新辦公室所用的服務商全要直接聯絡我,我得須整天把它捧在手心自家一手處理;辦公室的直線也設有留言,對面同事也是那種受不了沒人接電話的催命鈴聲而已不斷幫我接電話留言。可是仍然還有人隨便聽一些胡辯就說要向我提出起訴,認定我不願交回那些本來屬於閣下的事務。

照啊!先生,屬於你的,幹麼會在我手裡呢?為什麼不索性去跟大人說,是我去你家強搶回來又霸著這許多年呢;這樣說會不會更徹底一點,我的罪名可以更重更致死一點呢?
不過,我要是有時間駁回,倒不如我讓自己早一點下班回家晚飯吧,我究竟有多少天沒有跟我女兒見見面?

我討厭再對任何無確實証據的控訴,請別再惹怒我!再在背後這樣單單打打,倒不如大家清清楚楚把電腦上的通訊紀錄、有關人等,統統召去庭上對質一次好啦。 高層先生,還請閣下多多自重,閣下的身份地位是否應該有多一些智慧的比重呢!

素知閣下腦筋長期束於高閣,難免不靈,忽遇軍召重用,定要多花點精神氣力去惡補惡補!小人我不再寄於府上為閣下補缺;若今日有悔無得力相助,就該悔當日如何相欺。 奉勸閣下宜快快集中精神,招回魂魄為尚,切忌再像從前終日游手好閒,只靠一指度日。

我人微言薄氣弱,只能最後一次,衷心的奉勸先生:凡事能夠不恥下問,虛心學習,與世同步,方能有為;緊記做事的人不說話,說話的人不做事。先生從前常宏言閣下曾多年管理誇國大集團經驗豐富,難道這點點管理關鍵,還要我這個小丫頭提點嗎;就要笑話。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009年2月4日 星期三

我向你求婚

這夜,在K場玩樂。

中途,由洗手間出來,一個身型胖胖的女仕帶點粗魯地進來,把正在洗手的我撞了一交。
正準備送她背影一個怒睨;明明白白整個洗手間都沒人,偌大的地方好端端都讓人撞痛,真沒由來!

一拉門,迎面一個大男人把門大力推開;我嚇了老大一跳,他還好記得向我道歉。

可是哪,那不是女洗手間嗎?

男人推著門大嚷:「XX,在裡面嗎?我向你求婚!我好愛妳呀!」

emotion emotion emotio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