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2010年10月15日 星期五

當我活於宴會場合中

這一夜,被邀請代表公司出席合作的服務商一個週年酒會;設於舊中國銀行大廈裡頭的中國會,再裡頭的圖書室。 記得很多年前,美國公司老闆有一陣子很喜歡這裡,來過一次吃飯,一次酒會。 食物在我們這張廣東嘴巴,不算怎麼驚訝;但那沿木樓梯的畫及裝飾,叫人難忘。

這夜,除了跟兩個投契的朋友談了幾小時廣闊的話題而高興,也為引証了自己那「會在酒會中踫上熟人」的第六感而高興;不過,更且,我是為再一睹那古董描金花鳥牆紙而來;從前來的時候還不懂,今日再細看特別高興;又為中國會那精工刻雕的酒杯而高興……

總有很多朋友在每每談天時提到舞會酒會之類的,都認為我一定是那種非常熱衷出席這類場合,非常活躍於這種社交的人;而我,又總是那麼樂意去讓大家繼續誤會下去。

就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我其實只喜歡去籌辦,卻從來不真正喜歡處身在這種場合當中。

這有分別嗎?當然,只是的確很難解釋;又或許說,了解的,看我一眼就知道了。 只是,要有籌辦的好,就要學會參與的好。

遇過很多宴會上的人對我說:「我最怕出席這種社交,總是不知應該站在哪裡,又說些什麼;怕失禮又要怕出洋相。寧願就這麼一直靜靜的站一旁,又或一直坐冷板,都比要跟人說話的好,一個不慎說錯話就糟糕。」

別看今日我看似在這些場合中時而能當穿花蝴蝶,時而能拉攏左右,揮灑自如相;其實在很多時候,我也會只寧願靜靜站到角落去,最好不要讓人發現我,要是老闆眼光掃到,我吃吃陪個笑就成。

直至一天,我開竅;每個派對,能投入其中是心經第一重;能有自信決定自己該站哪裡該說什麼該做什麼是進入心經第二重;至於有能力帶動氣氛照顧派對裡的其他人們則已進入第三重。 方程式是:如若未能領會第三重,所辦的派對再豐富也不會好玩,不會令人留下印象,後面還會有多少個籌辦的機會呢?

看過很多教導如何令一個宴會成功的書典;一切其實只不過是硬件。所有配套只不過方便讓來賓進入氣氛,但一個宴會要成功,最重要還是——人。一直有錯覺,宴會的成功自然都歸功於主持人、舉辦人。 其實不盡然,有時一個很悶蛋的宴會,裡面出現了一個很會搞氣氛的客人,很自然地反客為主,變成了重心,參加的客人留下的記憶也都是來自這個宴會,只不過可能偏於難忘的一小段。

記起很遠的年份曾經有某一個晚宴,是個最最令我沉默,令我無奈又覺得無辜的那種,公司無題政治宴;當年我這個初出道小女生,總是彷彿備受寵愛,不太有理由地卻被編到一眾高層男仕席上;席間我好多次為乾巴巴給湧上來的呵欠硬撇硬壓回去,而淚水暗暗滾動。 男仕們的女人、投資、妻無理、有味笑話……令我嘴角越拉越牽強。 忽然,那位大家從來不了解他職位的高層人仕站出來,說要做點表演娛賓。他年滿半百,前額光光,說了兩個笑話,攫取了大家焦點和集中力,開始解說自己跟張寶勝相交,學得有一技,請大家觀摩;說能將銀幣粘在額上,無論如何動作,銀幣不會跌下。他一邊大動作地手舞足蹈解說,一邊不斷把銀幣粘上去,又試放席間其他人額上,又叫每個人把銀親自粘到他額上;果真,人人的前額都不成,偏他的額上就粘得貼貼服服。大家鬧笑著,半席都歡樂非常。其實拆破其中,只不過這人額上油光光地加喝了酒後汗濕一額,黏稠黏稠的罷了;粘上去也不是真的如說的那麼牢,只不過粘上去使了點勁,時間確是比一般人長一點,但他慣於此道,每當小幣準備要掉下前,他先就會說著話引大家注意開去,手先出去摘了下來,又在眾人眼下很自然地又黏回去。這都是些玩魔術的掩眼竅門,只是玩來看似毫無破綻,說話又生動有趣,大家先就被逗得樂樂的,誰會去真計較他那是不是神技。

這就是什麼叫人難忘,這就是我口中常說的一類PR高人,這就是娛人娛己一樂也的最高層次。

我既知籌劃辛苦,所以我會盡所能去尊重每一次出席;要不不做,要做做足!我未必有能力去娛樂席間悶蛋們,但也會盡力為大家帶上一抹清新難忘。為隨時填補娛樂這個空缺,首先要裝備好自己;平素收集收集好的情報,聽來聽來各處的動向風,就正是養兵千日,用於此時。

這一夜,我如常穿件黑色小禮服,一雙高跟鞋,別個閃閃的水晶胸針,雖然刻意化了個美妝,掛上笑容,一早備好一副好心情;不過還不夠特別!我在衣櫥中裡翻了片高企領小花刺繡的黑色小披風,把低胸蓋上方便在戶外行走,而且,那像旗袍上的企領,輕易地讓我融入那裡濃濃的中國氣氛去。 早上電梯遇上的婆婆問我那小披風好特別,是在哪兒買。其實還不是日本人當日把東北省的好東西統統都抄回家去,後來日本女人將之發揚光大,變成可輕便攜帶在身,戶外遮掩免太陽曬黑頸項白哲膚肌,戶內就成為空調護肩防涼的好秘技
;我又把這改良的好東西抄回家,升一格變成我出席重要場合的萬用小披肩,既溫文又惋雅,承好品也。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 則留言:

Chris 提到...

歡迎加入Blogspot公園!
等你很久了。

Bgi 提到...

嘻嘻,恭喜Chris哥哥成為第一位留言者。
想了很久啦,只是一直沒有很足夠時間去搞這個,還有很多設定沒有搞懂呀。